南风知我意

啥都不会只会沙雕(๑¯◡¯๑)

【陆林】 一个饺子引发的血案(雾)



新年快乐哇w

一个边看春晚边撸的occ产物

很混乱大家随便看看吧qwq





1.
第八星系是一个远古华裔扎堆的地方,很多久远的华人习俗也被保留了下来。彼时,公交车破得跟“日可云车”一样也不能阻止第八星系人民在每年头尾的这个时候,拿出他们为数不多的积蓄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新年。


陆必行百无聊赖地坐在总长办公室里,数着日子等着自己最后两个月的任期结束。


个人终端突然发出提示音。


【图兰】:总长,我们监测到好多地方同时点燃了不明物体,还冒出浓烟,在城市广场聚集了一大群了人,需要我们出动武装干扰吗。


听起来事态是挺严重的。


“你们统帅呢?”


【图兰】:统帅带人过去了,还说这种级别的武装.....反智力。


陆必行心想:他可能在说你反智力。


陆必行抬眼看了看墙上的指针,指针蹦蹦跳跳地真好跳到下班的时刻。


“位置发给我,我过去找他。”


陆必行回完后迅速地将桌上散落的文件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抹到中间,拿起一旁的公文包,走到门口时突然转过头,看见老秘书长还在细细地品茶。

陆必行:“新年快乐。”

老秘书慢条斯理地戴上眼镜,眨眼的功夫门口嬉皮笑脸的年轻人已经消失了。

心想总长下班的时间真是越来越准时了。



陆必行到图兰定位的位置的时候,天色已经变暗,一群自卫军守在四周不知所措,他们的林统帅,此时正站在人群中,手里拿着根烟花棒,表情颇有些生无可恋。


陆必行从小在第八星系长大,除夕这天,他们会放鞭炮,烟花,他小时候偶尔见过几次。


看见陆必行在一边笑得像个大尾巴狼,林静恒面无表情地把手里的烟花棒递给了旁边的小孩,像看见救命稻草似的迫不及待地离开了人群。


陆必行:“统帅,你不会真的要动手赶他们走吧”


林静恒一撩眼皮,“我在博物馆见过这些东西。”说罢瞟了一眼刚到的图兰,图兰假装没有看见,愈加无罪的指挥起她可怜的手下。


陆必行:“在第八星系这些传统还保留得挺好的,新年一家人会聚集在一起,吃吃饭,放放烟花什么的。早些年因为污染太大被禁止了,后来发明出了无烟烟花,但是大家都不喜欢那玩意,所以后来放的人少了。今年推出的空气净化仪效能大幅度提高,所以取消了禁令。”


“很好看吗?”林静恒觉得这种行为除了看起来很傻好像并没有什么意义。


“那时候我爸他不怎么放我出去,但是每次新年都会带我出去看烟花表演”陆必行回忆到此处,眼睛里有暗流涌动。


林静恒自然地转移话题:“为什么这么喜欢烟花?”


陆必行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因为我爸带我出来看烟花,就会买蘑菇给我吃,怎么了?”


“.......”听起来是挺可怜的。



“诶,陆总长!”

一个扎着小辫子的小女孩跑到他们面前。


刚刚的经历让林静恒看见这个身高的物种就害怕,生理性地往后退了一步。


“陆总长,我很喜欢您,送您一支烟花好不好。”小女孩脸都涨红了,小手举得高高的,手里有一根烟花棒。


陆必行蹲下来,伸手摸摸小女孩的头,“好啊,你再送统帅一支好不好。”


小女孩又抬头看了一眼林静恒,脸更红了,怯怯地说:“好....好呀。”


“统帅好看吗?”陆必行看着她打趣道。


“好看!我以后要嫁给他”小女孩用力地点了一下头,坚定的看着陆必行,小声说道。


陆必行故作惋惜:“小妹妹,跟我抢男人啊。”


小女孩:“你们已经结婚了吗?那你们会生小baby吗?”

陆必行:“......”

孩子是陆总长永远的痛,数着最后的任期,十分的怨念。

女孩的爸爸妈妈看见熊孩子跑到这边来了,吓得赶紧过来道歉:“小朵,你跑哪去啦!陆总长、林统帅不好意思了,孩子不懂事没有冒犯你们吧。”


陆必行站起来,露出一个非常官方的陆总式微笑:“没有,小朵很可爱。还送了我们仙女棒。”


“这孩子。”女孩妈妈温柔地牵起了女孩的手。


“还说要嫁给林统帅,对吧。”陆必行用手肘蹭了一下林静恒,对方并不太想理他。


小女孩父母:“......”





2.
湛卢虽然有些奇怪的癖好,但是好歹是个博学的Ai,它的数据库在离开第一星系后完成了无数次更新,最近更新出了一种叫做“春节”的节日。

于是,就在林统帅被迫放烟花的那天晚上,发挥了主观能动性,做了一桌子饺子,还暗搓搓的放了一枚硬币在那堆饺子里。


然而由于湛卢的食谱更新明显滞后,这个饺子实在不怎么美味,各种意义上的。

人工智能把几十个饺子端上了桌,化成一个机械手臂,安静地等待着主人们回家。

陛下迫不及待地把爪子搭到餐桌上,跃跃欲试。


等窗外那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暂时消失,俩主人才回家,看上去风尘仆仆,身上还有一种奇异的烟味,吓得新星历出生的爆米花退避三尺。


陆必行被桌上的神秘食物吸引,拉住正要去洗澡的林静恒,强行把人拽到了餐桌上。

林静恒反抗无效,看起来就像一只炸了毛的猫。

“先生,陆校长,明天就是新年了,请吃饺子。”湛卢对自己的作品非常的满意。

陆必行拿筷子夹了一个饺子,放在灯下端详,实在不明白这个形状奇特的食物到底是什么。

“这是饺子,远古人类热爱的食物,但是年代久远,现在的食材已经无法还原,我尽力了。”

“噫,那还挺让人好奇的”陆必行把饺子夹到了林静恒嘴边。“静恒你吃么。”


林静恒皱眉:“不吃,拿开。”


“哦” 一颗饺子就这么被塞到了林统帅的嘴里。

林统帅咬紧牙关抵死不从,在听到某人以嘴相喂的胡言乱语以后,任命地吃下了那个倒霉的饺子。

这小子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陆必行,你以为我治不了你了是吧?”


陆必行一副愿君采撷的样子,冲他眨了一下眼睛。仿佛在说:“来吧!”


林静恒生不出气来,硬着头皮嚼了半天也没吃出这个饺子有什么独特的味道,就是有点呛口。

说起来湛卢实在找不到一种名为韭菜的食物,只得用了一种跟它看起来好像差不多的绿色蔬菜代替。

叫芹菜。

湛卢:“我在这些饺子里的其中一个里放了一枚硬币,先生您可以和陆校长玩个游戏,谁先吃到这枚硬币,谁就要答应对方一件事。”


林静恒:“......”


这种游戏,好像没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静恒你还不知道我们第八星系的新年习俗吧,要不要试试。”陆必行逮着这个莫须有的“习俗”,开始借题发挥。


在第一星系的新年是怎么样的,豪华的晚宴,没有意义的聚会,忙碌的白银要塞,林静恒过去一直觉得节日这种东西,其实让人很是烦躁。


此刻却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这个年头的始尾突然变得有意义起来。


游戏的结果显而易见,陆必行吐出嘴里的硬币,笑着说:静恒,我赢了。


林静恒:“.....”

好像平时这个混账小子要什么自己不会答应一样,还要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等两人吃完饭、洗完澡已经十点了。


电视被湛卢切换到了那个老爱放霍普广告的电视台。


“霍普绿了!绿了!霍普牌白菜,就是你的爱”

“我秃了,我也强了”

“大噶好,我系渣渣辉,探挽懒月,介四里没有挽过的船新版本,挤需体验三番钟,里造会干我一样,爱象节款游戏。”

“......”


电视台播着这种乱七八糟的广告。林静恒听见就头疼。

林静恒:“你就不能整顿一下电视行业吗。”

陆必行跟他讲道理:“文艺产业要支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林静恒:“这种......垃圾是花?”

陆必行:“......”

看得出来林统帅是忍住了才没有说出什么太难听的话。


林静恒和陆必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忽略了沙发下面精力旺盛的陛下。陛下玩着遥控器,爪子在上面一顿乱按。


然后一身浴袍的林统帅和坐没坐相靠在林统帅身上看着《育儿经验》的陆总长赫然出现在屏幕上。

“哇,陆总长!林统帅!。”

“这是真的吗,是我产生了幻觉吧。”

“他们怎么会开直播?一定是假的。”
........


陛下知道自己闯祸了,在一片鬼哭狼嚎中默默地逃离了犯罪现场。

陆必行蹦哒一下坐起来,脑袋里第一反应是自己苦心管理多年的形象就这么毁了。


林静恒迅速反应过来,准备伸手把直播关掉,陆必行抓住他的手说:“开都开了。”

林静恒:“......”

陆必行理了理浴袍,非常喜感地正襟端坐在沙发上,维持自己仅存的形象:“咳咳,大家好,我和林统帅祝大家在新的一年.........”


陆必行讲起这些一套一套的,把观众哄得嗷嗷直叫才心满意足的关了直播。


“总长,你代表我?”林静恒似笑非笑地问道。


“我们都结婚了,板上钉钉,林统帅,你还想抵赖吗?”陆必行往他身上蹭了蹭。

林静恒打断他:“哦?那你刚刚是当我是死人吗,陆总长真是为人亲切。”

陆必行后知后觉地反应活来,没控制表情,笑得有点傻:“静恒,你在吃醋?”

“吃谁的醋?”林静恒也笑了

一个吻轻轻的落在林静恒的唇上,那个人身上熟悉的让人心安的气味传来。

“说吧,你的愿望。”林静恒轻轻地把人推开半寸。


陆必行疑惑:“什么愿望”


林静恒:“刚刚我输的那个。”


陆必行凑到林静恒耳边,故意吹了口气:“你想知道?”然后轻轻咬了一下他又红又烫的耳垂:“今晚.......”


不知道陆必行说了什么,林静恒一把推开他:“你长胆了是吧,小兔崽子。”


陆必行当然不会善罢甘休,爬山虎一样缠上林静恒。


两人打打闹闹地来到了卧室,准确地说是林静恒被陆必行缠到了卧室,一路上软磨硬泡。


一关上房门,陆总长就撕破了温良的脸皮,露出其大尾巴狼的本质,凭借着身体优势,把人按在门边上,又是亲又是摸,上下其手。

等把那根线引燃了却突然戛然而止。


陆必行跳上床,八爪章鱼似的躺着,一动不动。


“愿赌服输啊静恒。”


林统帅赌品不太好没有做到最后,陆总长只好心满意足地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窗外的沉溺被打破,漫天的烟花将银河城点亮,林静恒睡眠不是很好,他站起来披了件衣服走到窗边,看着火烧似的夜幕,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浮上心头。


感觉到有人从身后抱着自己,林静恒微微转头就碰到了对方的嘴唇。


陆必行把下巴垫在林静恒的肩上,眼睛因为不能适应光线半眯着看向窗外:“我说过烟花很好看,对不对,没骗你。”


林静恒:“撒什么娇,好好说话。”


“以后等我退休了,我找个僻静的地方,给你放烟花,第八星系所有的烟花都给你放个遍,你的,谁都看不了。”陆总长吹起牛来向来不打草稿。


林静恒无奈,拉上了窗帘,把陆必行赶回了床上。


难得温柔地说:“好,睡吧。”


烟雾散去的夜空澄澈透亮,一如心上人的眼眸,悠远的星闪耀,都不及身边这颗明亮。

爆米花蜷缩在窝里睡着了,陛下回到自己的寝宫,湛卢开启了休眠模式。

图兰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怀特、薄荷四个人从四面八方聚集在一起,过上了久违的新年。

托马斯给弟弟打了个电话,约他喝酒。弟弟以在第九星系出差的理由拒绝了他。

哈登博士望着星空,思考着星辰大海。

霍普守着菜地,期待着明年的丰收。


—————————————

那个愿望就是.....乘那啥emmmmmmm

噫我在说什么,听不懂qwq






评论(46)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