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

啥都不会只会沙雕(๑¯◡¯๑)

联盟宝藏————湛卢篇【走进湛卢的前世今生】



新星历 xxx年

(胡扯的!薛定谔的时间线.....! ( ‘-ωก̀ )

yy脑洞,yy脑洞!

都是假的。





主持人:让国宝活起来,这里是大型文博探索节目《联盟宝藏》,本节目由霍普生态农场冠名播出。


每一座博物馆,都是人类文明的宝库,每一件文物的生命轨迹都让人为之叹服,九大馆长联席坐镇,他们将打开守护多年的宝库大门,甄选27件国宝重器,交予万众共赏,堪于日月争辉。


让我们热烈欢迎本期的主角————第八星系博物馆。



从被视为残次品的空脑症患者,到对抗芯片帝国的先锋、从被排挤到联盟外的孤星,到政治、军事、科技极度发达的超级星系,第八星系经历了怎样的历史变迁。那些人、那些物,又有怎么样的前世今生。




馆长:今天我要推举的国宝,其实和第八星系发展史息息相关,几乎就是见证“人” ,(高深莫测)大家可以猜一猜。

观众:(异口同声)湛卢!


(湛卢:太出名怪我咯)


馆长:对,就是湛卢。


主持人:“湛卢”可是网红啊,自从它出现在第八星系博物馆以来,据说门票收入都多了几倍。那么馆长为什么推荐它呢。


馆长:湛卢的主人就是就前联盟最后一位上将,第八星系自卫军第一任统帅,林静恒先生。陆先生将他捐予星海学院,星海学院一百多年前交予我们,希望能被妥善保存。湛卢以及他携带的这份故事,是第八星系崛起的记忆。饮水思源,我希望大家也能记住这段历史,记住所有为了自由和信仰而战的战士们。


主持人:林统帅和陆总长大家都是熟知的,他们指挥荡平了芯片帝国,建立起了第八星系的政治、军事基础。陆总长建立的星海学校现在已经是联盟最大的理工院校,桃李满天下。那么“湛卢”前世的守护人,会是谁呢。


馆长:就是他自己。

主持人:他自己?

馆长:对,我们将湛卢的记忆节选,做成了全息投影,下面请大家跟着这段回忆,走进湛卢的前世故事。






“夫人,在想什么呢?”

端坐在沙发上的女人看起来温和安静,散发着一股书卷气,眉宇之间的疏离却又让人不至于太亲近。她拍开男人撑在她肩膀上的手肘,微斥道:“别闹”。男人绕过沙发,半蹲在她身边,颇有些委屈巴巴地说:“我惹夫人生气了?”

女人只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我在想,静恒是不是不太喜欢我。”

男人却哈哈大笑起来,起身坐在她身侧,大手握住女人有些冰凉的双手,“那小兔崽子就是那个臭脾气,对谁都那样,要不是我天天去缠着他,他估计看都懒得看我一眼。夫人你又是这样的性格。” 女人叹了口气,抓紧了他的手“可是......”


“哈哈哈哈哈夫人想要一个粘着腻你撒娇的小孩吗?”男人眼睛发着温柔的光我就想,我们干脆给他生个小弟弟小妹妹,给他玩。”


“可是........”


“穆勒教授也会有词穷的时候?你是想说,我们生了孩子,静恒他会不会觉得被抛弃了对不对? 这小子聪明着呢,我改天去跟他说说,夫人你就别担心了。”

“你想清楚再说,别满嘴跑机甲,吓着他了。”

“好好好,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充满温情的画面蓦地一转,变成了一个风雨交加的雨夜。

男人轻轻的抚摸着男孩柔软的发丝,“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然后目送着昏迷的男孩被机甲送走。


“湛卢,把你的使用权限移交给静恒”男人深深地注视着雨幕,目光坚毅而决绝。


“将军,您想好了吗?”是听不出情绪的电子声。


“我相信他。”


“将军您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这终究是我的结局,我必须面对,只是苦了夫人和我们未出世的孩子。说及此,他顿了顿,“如果没有发生这些事,他会平平安安的出生,得到许多的爱,然后无忧无虑的长大。静恒这小子,嘴上说不喜欢,还不是得让跟屁虫跟着他。我希望他听话一点,别像那混小子一样找事,居然敢背着我去乌兰学院。”


他笑了一下,“不过,看来可能没这个机会了啊。”


他无数次的梦见过这个场景,醒来嘴角都带着笑意。他甚至给他们未出世的孩子料理好了一切,还自己搭建了一个颇为“别致”的滑滑梯。

“他会是怎么样的孩子呢?”


男人摸了摸下巴,“听话一点就好了。”


“将军,还可能跟夫人一样。”人工智能猝不及防地说出自己的推断。


男人爽朗地笑了一下,转头看向湛卢,“那不挺好的,你以后跟着静恒可别这么多话了。”


湛卢不满:“将军,我的习惯都是由您亲自选择的,现在改恐怕晚了。”


“不过也好,多在他身边吵吵,也有点人气。还有,保护好他。”



—————————————





“先生,我必须提醒您,您这个月已经超量使用镇静剂了,如果您再..........”


灰色瞳孔的男人背对着湛卢,翻阅着邮箱,摆摆手,示意他闭嘴。


人工智能并不善罢甘休“这次我们去第八星系,陆先生说的话您是信了吗?”

林静恒听见陆先生时明显愣了一下:“独眼鹰? 他的鬼话你会信?” 末了,还补上一句“闭嘴,别烦我”


湛卢委屈巴巴地化为一个机械手臂老老实实地垂在桌上。


林静恒浏览着文件,除了军委发来的一堆废话,和白银三那群研究员发来的他本人懒得看的研究结果,还有举报信。

不用看也知道是哪位干的。


湛卢不合时宜地插嘴“图兰卫队长真是,四处留情。”


“湛卢,你叫我吗。”还真有人应他。


“........”


来者是一个看起来颇为英气的女军官,身材高挑,齐整的短发一看就是刚刚才修理过。


一开口就暴露了此人不是什么正经军官。


“将军,您回来了。”


“ 让你失望了?”林静恒挑眉。


图兰干咳了一下,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将军,我是来自首的,看在改错态度良好的份上,您能网开一面吗?”


林静恒懒得理她,点了根烟,“如果我再晚点回来,你是不是就把整个白银要塞的男人都睡了?”


图兰被这种诡异的气氛吓得发毛,还是嬉皮笑脸地说:“白银九工作强度这么大,总要适当放松放松嘛。再说,哪有整个白银要塞的男人,不说别人,就说将军您这么英明神武的男人,我对您就没有二心,心里只有敬佩。”


“是啊,所以就在外面说我是xld?“


图兰擦了擦冷汗,听见湛卢说道:“先生,您误会图兰卫队长了。”

图兰松了一口气。


“她确实不是这条消息的发布者,而是散布者。”


图兰:“......”


急忙拉个垫背的。


“将军!是托马斯杨跟我说的”


门口来找林静恒签字的托马斯杨。


“........”


林静恒被他们吵得头疼,赶走了两个病原体。


“先生,你还会回第八星系吗?”


林静恒看着从独眼鹰那里抢来的遗物。


“废话。”



———————————






“你晚上不睡觉,跑到外面去吹冷风?“林静恒看了看柜子,发现里面除了酒就只有一包古怪的奶茶粉,拿出来冲了一杯递给了陆必行。

陆必行伸手接过奶茶,热度从手里传遍全身,将方才噩梦的阴霾一扫而空,又生龙活虎起来,还腾出力气撩闲。


“这句话不是应该我问将军吗,你这么晚不睡,在外面吹冷风,难道是在想我?”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忽闪忽闪的,非常迷惑人。但是显然身经百战地林将军没有那么容易被“敌人”诱骗。


林静恒:“别废话。”


陆必行:“哦,但是我在想你啊将军,能看见真人,谁愿意守着个梦做呢。”


“......”


“陆校长,您现在心跳频率很高,应该是做噩梦了。”湛卢出声拆穿了他并不使人信服的谎言。


陆必行尴尬地挠了挠头,转眼看见林静恒深深地看着他。


”你......做噩梦了?”林静恒假装随意的一问。


“你知道我那个学生,黄静姝吧。”


“嗯。”


陆必行缓缓地抬起头,“空脑症” 他强调:“果真是残次品吗。”


“残次品?”林静恒知道他想到了什么,脑海中浮现出那个恐怖的地下室,说话的语气都柔软了几分。


“我看未必。”


湛卢:先生,我认为在您眼里宇宙里99.99%的人都是残次品。”


陆必行笑了一下,显然不想让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喝了一口手里的奶茶,表情有些一言难尽,他说:“将军,我一辈子吃的糖,都在这个杯子里了。”


林静恒将信将疑的看了他一眼,正准备亲子动手下逐客令,“喝完就滚回去睡觉,哪有这么多废话。”


陆必行把椅子滑到林静恒旁边,杯子凑近他的嘴唇,笑嘻嘻地说“将军你不自己试一下吗?”


林将军就这么被一个小青年袭击了。


他靠的很近,林静恒的背脊已经抵住了冰凉的桌子,几乎无法动弹。陆必行看着他,显示屏背后的星辰映入他的眼睛,像揉碎的星星困于其中。林静恒心里一阵柔软,本可以一把推开的人,却实实在在的困住了他。


再多的反抗也只能化为一句并不怎么硬气地“滚。”


陆必行:“喝一口嘛,难道你想我喂你吗?”


“.......”


所以联盟取缔非法撒娇的法案到底什么时候出。


林静恒表面上镇定自若,实则像被蛊惑了一般,伸手接过杯子,抿了一口。


幸亏林上将从来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不然就要把奶茶直接吐陆必行脸上了。


“先生,忘了提醒您,那个是奶茶浓缩液,一次只放一点就行了,不然会过甜。”






———————————



是第八星系不太漫长的冬季。



“陆校长,您怎么了?”

湛卢看着满身是血的陆必行走进屋内,一股血腥气在工程师与001之家扩散开来。一条黄金蟒闻着味道爬到客厅,被湛卢抓进了笼子里。

陆必行沉默地走向浴室。

他没有脱掉衣服,而是直接打开了花洒,任由凉水把全身打湿。手扶着墙壁,像要嵌入其中,情绪在这一瞬间决堤,无力的顺着墙壁跌坐在地上。

冰凉的水流遍全身,他却仿佛不知道冷一般。眼神有些空洞,鼻梁微微颤抖,睫毛上沾染的水珠摇摇欲坠,在其上刷了一层阴霾。


终究是肉体凡胎。


水温却突然升高,是合适人体的温度。


电子管家不安好气地说道:“陆校长,用冷水洗澡不利于身体健康。”


这几天的血雨腥风浮现在他的眼前,海盗,内乱,武装冲突,背叛...........

陆必行用手按着暴起的太阳穴。


湛卢:“您流血了。”


“不是我的。”陆必行伸手解开湿漉漉的衣服,从来脱了衣服仍一边的他却将这些衣服整整齐齐的叠在一边。

“如果不是他们,我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说罢苦笑了一下:“虽然也没多少人希望我活着。”


“您的所有朋友学生、下属、第八星系的民众,都希望您活着。”


还嫌不够地加了几句:“先生希望您活着。”


湛卢再聪明也终究是个口不择言的人工智能,这个平日里无人敢提的名字被他轻描淡写地提起。


可是他的林静恒早就不见了。


“陆校长,我也相信您,相信您不会将我们的期待付之一炬。”





—————————————











”胜利了!我们胜利了!“ 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像是在沉静苍穹中埋下的一颗炸弹被引燃。


一个年轻女孩走到陆必行面前,伸手拦住他:“老师”


”静姝?”陆必行头上冒着汗,显然是一路跑过来的。


“老师,我没有让你失望,我做到了,空脑症,从来都不是残次品。”被称为静姝的女孩看起来十分激动,握着陆必行的手都在颤抖。


陆必行揉了揉她的头发,“你做得很棒,不过老师有个急事,先走一步。”


准备了一篇感谢信一样长的台词的黄同学:“..........”



收到卫兵的消息,陆必行就往指挥市跑,手上还垂着个机械手机。



看到林静恒的时候,医疗舱的检验报告已经出来了,报告显示,林统帅只是疲劳过度,昏睡过去了。但是陆必行还是紧张得不行,折腾医疗舱检查了几次才安心下来。


同为人工智能,湛卢都看不下去了。“陆校长,疲劳过度都没被您扫描几次的x光伤害大,再说人工智能也是需要休息的。”


“......”


“联盟十大名剑之首,只在战场上还出乱子,做起家务来事无巨细。”


“陆校长,我现在非常赞成一个理论。”


陆必行疑惑:“什么理论。”


湛卢:“远古哲学家说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您跟先生真是越来越像了。”


“.......”


“你们两个能不能闭嘴。”昏睡中的林静恒睫毛动了一下,片刻的意识清醒就听见这两人在唱二人转,用尽全力说出这句话后又昏迷了过去。




————————————

这次画面的转跳似乎过了很久。





白发苍苍、神情肃穆的老人站在雨幕里,静静地接过一个黑色小盒,大拇指缓缓地磨蹭,几乎有些颤抖,像是抚摸着爱人一般温柔。


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一个声音缓缓地说:“陆校长,客人们已经走了,您要回家了吗。”


物是人非,不管人再怎么变化,只有湛卢永远这么年轻。


“回去吧,果果和小然呢?”


“他们在外面等您,陆校长,请您节哀,先生.........”


“湛卢。”他朝湛卢和蔼地笑了一下,“这已经是最好的了。”


他们没有分离在战火里,没有因为疾病痛苦阴阳相隔。只是不得不归于天命,这原本就是再好不过的结局了。


老人在他余下不太多的年月里,深居简出,将一生的学问付诸于纸笔,笔耕不辍,留下了许多影响至今的研究成果,其编写的《机甲操作原理》等著作,是彼时的大学基础教材。

他很少接待来客,写书,整理旧稿的同时还完成了一部回忆录。


在这本回忆录中,让人觉得高冷而不可亲的林统帅变得温柔平和,甚至像他说的那样,非常可爱。


虽然大家实在看不出一本正经的林统帅哪里可爱,于是只能归因于情人眼里出西施。


最后一句他这样写道。


“有的时候,人和人的缘分,一面就足够了。因为,他就是你前世的人。”







“爸,您真的决定把湛卢放在学校了?”


“湛卢喜欢说话,你们也很忙,把他放在学校里正好,以后没人听他说话他得多寂寞。”


“爸!”

“老陆,你瞎说什么呢。”


老人摆摆手,温和地笑了笑,“我时常在想,我这一生其实已经太过幸运了,年少是虽然受了点苦,但是现在回忆起来,却没有苦,都是甜。”














“再见了,陆校长,希望您会想念我。”











————————————————






我是星海学院的一名学生,今天守护的国宝,就是被誉为“十大名剑之首”的“湛卢”。想必大家看到它时都会特别吃惊,问“这不就是一个机械手臂吗。” 为什么是当年的十大名剑。



湛卢的机身被毁,但是这并不阻碍他是最好的人工智能。陆校长将他捐给星海学院后湛卢依旧在图书馆履行职责。


又是三百年过去,湛卢终究也是有使用寿命的,数据库被备份到了新的机身中,旧的被校长切断电源,并交给博物馆保护。


我想,最吸引人的不是它的外表或者是高超的工艺,而是它陪伴他们历尽沧桑,越过重重艰难险阻,见证那段沧海沉浮的霍乱岁月。


我太爷爷、爷爷、爸爸都毕业于星海学院,现在太爷爷已经去世很久了,当年他有幸见过陆总长一次,那是他最后一次演讲。


苍老而有力量的声音这样说道:“同学们,你们要记住........”


台下的熊孩子急忙接道:“我们知道!”


几千个略显稚嫩地声音在星海学院的穹顶下响起。


“比金钱更珍贵是知识,比知识更珍贵的是无休止的好奇心,而比好奇心更珍贵的,是我们头上的星空。”


老人眼睛有些湿润,他冲大家笑了笑,摇摇头。


“大家要记住,不要让自己“被幸福”,你们有选择和对抗的自由。”







————————




主持人:馆长决定在今天,重启一次湛卢,让大家听听这个来自几百年前的绝世神兵的声音。



机械手表微微亮起光来,“启动中,进度10%”



“启动中,进度30%”


“启动中,进度50%”


.......

.......

.......



现场每个人都在屏息凝神。




“启动完毕。”



他说:“先生,好久不见。”


冰冷的机器音,不算动听,隔着几百年岁月沉浮,却让现场的观众唏嘘不已。









———————————————————

盖棺而逃 (..•˘_˘•..)
爱湛卢宝宝。

评论(58)

热度(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