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

啥都不会只会沙雕(๑¯◡¯๑)

【陆林】启明电视台采访(下)

严重occ预警qwq







湛卢:请未成年离开现场,为了采访的顺利进行请给我不被禁言的特权。


林:想什么呢。


陆:这个.....除非开启极限功能,但是强迫开启可能会出现系统错乱。


湛卢:系统错乱不会影响到我完成采访。


林:不给。


湛卢:陆校长。(委屈巴巴)


陆:就是一个采访不要太担心。


林:......(到时候哭的不知道是谁)






湛卢: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林:???


图兰:就是谁上谁下。


林:(笑容浅浅凝固)


陆:(脸红)(一脸呆滞)


林:(是谁刚刚说帮我回答的)


图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男人都是骗子)


陆林粉:年下太萌惹。


你以前不是坚定的年上吗?!


陆林使我没有原则,年下小狼狗攻也超级萌啊,统帅表面上r天r地,牛逼倒灶,回家还是要躺平w


陆:我是攻吧。


湛卢:先生您呢?


林:还有别的选项?


托马斯:什么???统帅居然是....


图兰:你别是个傻子吧。






湛卢: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陆:(我也是上了床才知道的,我应该怎么回答你)顺其自然。


林:(我怕他痛才让他来的,我能说什么)


陆林粉:(小声)据说是统帅让陆总来的。


这还能让吗???

谁让我们统帅宠陆总呢。

这就让我想到一个成语

什么成语

兄让弟攻?

呸!是兄友弟恭!文盲!







湛卢: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林:满意。


陆:还行吧。


图兰:还行吧???


陆:如果静恒他再配合一点的话。


林:我不配合?


图兰:(一脸吃瓜的表情)


陆:(无视)我们回去再说。


霍普:您还在为无法满足他而苦恼吗。男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自己不行。事业、生活的黄金时期,肾虚成为了男人的难言之隐。现在霍普农场生产的白菜帮你忙......


【霍普已被驱逐出境】







湛卢:第一次是在哪里?


陆:机甲站的一个小机甲里。


林:休息室。


陆:???


林:???


图兰:(陆总怕不是理解错了这个第一次是什么意思)


托马斯:我怎么感觉将军......绿了?


图兰:【捂嘴】闭嘴吧你。


林:我们在机甲站是在干什么?


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一头雾水.jpg)笑什么?


陆:我当时还在想,原来你不是性冷淡。


独眼鹰在天之灵:林静恒你是变态吗?你在机甲站对我儿子做了什么?


林:帮你儿子用手解决了一下,怎么?


独眼鹰:(气背过去)你你你.......









湛卢:当时的感觉?


陆:跟灌完一公升的“龙卷风”一样。(摸摸鼻子)还觉得有点对不起图兰。



林:对不起图兰?



图兰:(欲哭无泪)将军不是的,关我什么事啊qwq陆总你别胡说啊!


陆:之前跟你说的肉体不重要那堆胡话。


林:你们背着我讨论了些什么?


图兰:陆总跟我查户口呢,从您有什么爱好问到家里有几口人,还跟我说,他不迷恋肉体,还说性行为只是神经末梢的自然反应,自己按♂摩也是一样【耸肩】


陆&林:.........


图兰:不会就是统帅您缺席晨练那天吧(难怪怎么问你你都不说,还欺负人工智能,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呵男人)









湛卢:当时对方的样子?


陆:很好看。


林:烦。


图兰:(平时装得人模狗样,还不是跟我一样肤浅,呸!基佬)






湛卢: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陆:(有点不好意思)我说给他重新做一个湛卢的机身,虽然到现在也没完成。



林:我让你说话先打打草稿。



湛卢:在这种时刻陆校长还能想着我,非常感动,您真是像蜜糖一样。


陆:我就是随口一说,你看你现在有机身吗?



湛卢:........(半分钟后)陆校长您是在开玩笑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毛骨悚然的机械声)









湛卢:每星期H的次数?


陆:只要他愿意,我无所谓。


林:无所谓?


陆:(笑)最好能每天....


林:滚。







湛卢: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陆:静恒挺忙的,2次就好。


陆林粉:陆总好暖啊!这么为统帅着想qwq


林:........


湛卢:陆校长您不是还和先生签了婚前协议每周至少三次吗,虽然经常违约但是先生并没有........


林:闭嘴。


图兰:统帅都一把年纪了。(陆必行你流氓!)



林:你说谁一把年纪?


图兰:【举手】托马斯!!







湛卢:那么,是怎样的H呢?


陆:还能怎么样。


图兰:陆总这你就不知道了,你们可以酱酱酿酿还可以酱酱酿酿,提升情趣嘛。


林:需要你教?


图兰:您懂得多,您教:)








湛卢: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陆:对机甲和教育问题都挺敏感的。


林:.......


湛卢:陆校长,这里的敏感是指的身体部位。


林:不许欺负他。


湛卢:........(我欺负谁了,委屈)


陆:静恒碰过的地方都挺敏感的。


湛卢:先生您呢?


林:很多,要说哪一个?


图兰:(统帅被盗号了吗???








湛卢:用一句话形容x时的对方?


陆:好看。


图兰:好看你都说了一万遍了,陆校长您就不能换个词吗?


陆:不好看吗?


图兰:(我怎么知道???)......


陆:跟平时不太一样。


图兰:(兴奋)哪里不一样?


林:图兰,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


图兰:我开玩笑呢哈哈哈哈哈哈哈(臭不要脸;)








湛卢: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陆:跟静恒在一起以后才知道肉体和心灵是相互作用的。也就是说性爱双方对彼此的性欲是起源于深厚的爱情基础上,而双方的爱情也通过性来升华。



图兰:(小声嘀咕)废话了半天不就是喜欢吗。


湛卢:先生您呢?


林:不喜欢就能不要?


霍普:统帅你别不是真的肾虚,真的不要试试我们的大力白菜吗?!


【霍普终生不得入境】


湛卢:翻译一下,喜欢。






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陆:家里。

林:家里。

图兰:我不信!

湛卢:是这样的图兰卫队长,先生和陆校长夜不归宿在一年里有30天,也就是说平均10天一次,而每周至少三次,算起来在家的时间确实是最多的,当然这只是我的保守估计,并不符合统计学,不排除白天......


林:闭嘴!



湛卢:先生您现在并没有权力让我闭嘴,但是我是如此的爱您,我闭嘴。


林:........






湛卢:您想尝试的H地点?


陆:静恒喜欢就好。


林:.....


湛卢:先生?



林:他的办公室,重力模拟仪。


陆:(捂住鼻子)静恒......


林:(掏纸)








湛卢:一般是什么体位

陆:静恒喜......

林:(注视)

陆:我说我和静恒都喜欢普通的。

图兰:(掏书)陆校长您需要我亲自编写的《体位大全》吗。

陆:不用了,我正在考虑自己写一本。


图兰:.......

林:.......







湛卢: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陆:一般都会洗。


图兰:不一般是什么时候?


湛卢:野外环境下没有地方可以洗澡,理论上我们认为先生有洁癖不能接受,实际上从先生容忍陆校长的行为可以看出,先生不会拒绝。


林:闭嘴,禁言。


湛卢:不好意思,先生您现在并不能禁言我。


林:........(机甲都不是亲生的:)






湛卢:H时有什么约定么?

陆:我们.....


林:闭嘴。


陆:哦,如果第二天静恒要工作,就不能太久。


图兰:陆总、统帅,你们这样对观众很不负责!


林:骗我们来还要我们负责?


节目组:不用不用!







湛卢: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陆:没有。

林:没有

托马斯:(挑衅.jpg 反正我隔得远)陆总没有可以理解,统帅您一把年纪也没有?


湛卢:我可以证明先生确实没有。


图兰:(关爱智障的眼神.jpg)统帅在遇见陆总之前就是个母胎solo。






湛卢:对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陆:反对。

林:有病?

图兰:得不到统帅的心,就想得到肉体,结局参考宇宙歌姬叶小姐。







湛卢: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您会怎麽做?


陆:担心暴徒的生命安全。


林:........







湛卢: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林:不好意思?

陆:都会有点。

林:........

陆林粉:

你们相信陆总会不好意思吗?


我信了好吧,床野地纯诚不欺我。之前之后不好意思,中间嘛.......






湛卢: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林:好朋友?


陆:(突然想起来林说过独眼鹰都算他的朋友)


独眼鹰在天之灵:林静恒你tm是变态吗。


林:死亡霹雳兄,今天又忘记吃药了?


陆:我的朋友.........


台下

图兰:【摇头】

托马斯:【挥手】

陛下:汪汪汪


【看向湛卢】


湛卢:陆校长您放心,我不会对您提出这种要求的。因为我并不具备这个功能。


林:........








湛卢: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陆:(瞟了一眼)

林:........

陆:咳咳,不太擅长。

林:.......

湛卢:陆校长对不起,上一次我低估了您,只推迟了两个小时,我感到非常抱歉。先生您呢?


林:(是你湛卢太飘还是我林静恒手握不住刀)你以为现在我没办法让你闭嘴了?


湛卢:抱歉先生您还真没有办法,既然您不想回答,考虑到您擅长与否影响并不是很大,所以我们下一题吧。


林:......








湛卢:那麽对方呢 ?


陆:静恒他挺擅长的。


林:你放屁。


陆:你看你们统帅,没搞到我之前跟我说话都细声细气的,现在动不动就凶我。


图兰:统帅他什么时候说话细声细气了……







湛卢: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陆:希望他能真情流露。


陆林粉:真♂(jiao)情(chu)流(sheng)露(lai)


林:少说一点话。


陆:(认真)我的话很多吗?我很专心啊。


图兰:(奸笑)少说话,多办事,统帅是实干派啊。


林:.......








湛卢: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陆:看着他就好。


林:任何表情。


湛卢:先生我觉得您一直在敷衍我,请您认真答题。


林:哦,舒服的表情。


陆:.......


图兰:.....(统帅流氓起来真的无人能及)








湛卢: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陆:不可以(是我陆必行体力不够还是技术不好)

林:有病?(是我林静恒不够帅还是杀人不够快)





湛卢:您对SM有兴趣吗?

陆:???

林:没兴趣。

图兰:陆总看起来没懂啊,统帅你给他解释一下?


林:就是把人吊起来打。

陆:哦,那没兴趣。

图兰:...........


湛卢:sm是一种性快感与痛感联系在一起的特殊性活动,即通过痛感获得性快感的性活动,是一种性欲倒错,其中的疼痛既包括肉体痛苦(如鞭打导致的痛感),又包括精神上的痛苦(如羞辱、支配所导致的痛苦感觉。


陆:还是没兴趣,我舍不得静恒痛,任何意义上的。


林:(挑眉)舍不得?


陆:如果你喜欢的话本美男可以牺牲一下自己的色相。


林:滚。






湛卢: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林:推进医疗仓。


陆:性只是一种表达爱情的方式罢了,我是那种庸俗的人?


图兰:说人话!


陆:静恒他爱我,这是不可能的。


图兰::)







湛卢:对强奸怎麽看?


林:宇宙不缺垃圾。


陆:可是我们学院还缺几个人体标本。


图兰:.........(这两人真可怕)








湛卢: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陆:痛苦?


图兰:陆总您体会不到的痛苦。


林:没有。


陆:(想到第一次)那确实是挺痛苦的。


林:......







湛卢:在迄今为止的H中,最令您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陆: 办公室。


图兰:陆总您在办公室为什么会紧张,


陆:担心有人听见或者闯进来。


图兰:意思就是如果有人闯进来,您会感觉兴奋?


陆:你可以这么理解。


图兰:(若有所思)我不介意当那个人!


林:当什么?


图兰:没没,夸你们有情趣。








湛卢: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陆:(瞄


林:没有。


湛卢:先生您那天喝醉了不是........


林:闭嘴!







湛卢:那时攻方的表情?


陆:各位跟我畅想一下,我首先一定是非常吃惊,然后会觉得静恒是不是病了,最后........


林:很傻,闭嘴。


陆:哦,然后顺其自然。


湛卢:先生您承认了吗。


林:.......







湛卢: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

陆:没有。

林:没有。(撒谎卖萌、插科打诨糊弄我,根本不听我说话算强奸吗:)







湛卢:对您来说,「作为H对象」的理想是?


陆:他

林:他。







湛卢:现在的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

陆:符合

林:以前没想过。







湛卢: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陆:芯片算吗?


图兰:(吃瓜)芯片可以干什么?


托马斯:芯片的用处太多了,比如&》@&**^=+%


图兰:看不出来啊托马斯,每个技术宅都是潜力股!







湛卢: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陆:20多


林:忘了


图兰:(嘀咕)老牛吃嫩草,还是窝边草。


林:你说什么?


图兰:夸您宝刀未老!


林:今年你的年假不用放了。


图兰: 别啊qwq陆总救我!


陆:(笑)是窝边草先勾引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看我治不了你)








湛卢: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陆:是。

林:(不耐烦.jpg)你还有多少问题。








湛卢:您最喜欢被吻到哪裏呢?


陆:嘴唇

林:是啃哪里吧。

陆:.......

林:我全身每个地方都是他的私印。

陆:.........







湛卢:您最喜欢亲吻对方哪裏呢?


陆;眼睛。


林:哪里都喜欢。









湛卢: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陆:跟他撒娇。


林:揉他的头发,还有真情流露。


陆:......







湛卢:H时您会想些什麽呢?



陆:想着以后要写一本书,我是什么泡到联盟男神的。


林:想他。


图兰:........


陆:.......(摸鼻子)


湛卢:........(扫描了一遍基因)







湛卢:一晚H的次数是?

陆:看情况。


林:从天黑到天亮你说是多少次。


湛卢:计算ing


陆:【捂住鼻子】湛卢别算了。








湛卢:H的时候,衣服是您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陆:大部分时候是自己,静恒的大部分也是我脱的。


林:脱?今年我的制服都坏了几套了陆老师?


湛卢:还有陆校长的领带,坏得也非常频繁。


陆:.........







湛卢:对您而言H是?


陆:静恒难得的休息时间。


林:休息?


陆:........






湛卢: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陆:(用手止住鼻血)静恒我们走吧……


林:(围笑)丢不丢人,走。


图兰:(有生之年我居然能看见统帅这种得意的笑)


湛卢:我表现得好吧,图兰卫队长您说了要保护我。


图兰:湛卢你说什么?风儿太大我听不清,托马斯我们走,告辞!


湛卢:............



————————-

废话一下

抱歉这个更新拖了这么久qwq

没什么才艺就给大家拜个早年吧233

祝大家新年快乐! (本来打算1.1更的【。

残次品对我来说是非常特别的存在,会一直喜欢甜甜,喜欢陆林,喜欢我们滴星际宝贝陆比心和他的联盟男神林静恒。

很开心能认识lof上的小可爱们!大家都太好啦x



评论(38)

热度(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