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

啥都不会只会沙雕(๑¯◡¯๑)

【陆林】钢琴应该怎么保养?



题主:最近想学弹琴于是就买了一架,挺贵的,请问要怎么保养呢?






林然
著名钢琴家

谢邀。

这个问题在我这里应该改成“怎么让我的两个爸爸远离我的钢琴”

我有两个爸爸,一个是老师,一个是军人。

一个话很多,一个话不多。

自从我开始巡回演出以后就没怎么回过家,有次突然回家拿点东西,刚到琴房门口就听见了里面有声音。

不知道是我的脚步声太小还是房子隔音效果太好,里面的人好像并不知道我的存在,但是作为一个音乐家,我敏锐的听觉让我可以清楚的听清里面的动静。

里面就是我的两个爸爸。

“你不是要给我弹琴吗?”

“那你坐好”

“反正我也听不懂”

“所谓高山流水,樵夫钟子期都可领会“峨峨兮若泰山”和“洋洋兮若江河”,统帅,你比钟子期强多了。”

“小兔崽子”

“静恒小心哈哈哈哈,水水水.......”

然后我就听见了水打泼的声音.......

“咳咳,我叫湛卢来弄干净,不能让小然知道,不然他会伤心的。”

我已经知道了谢谢,还有你们是真的高山流水,我服气。

当我正在思考怎么开溜给他们一个面子的时候突然听见一个石破天惊的大叫。

“美男你回来啦!”

声音之大掀翻房顶不成问题,邻居什么时候来投诉,我绝对把她供出去,她就是我的亲生姐妹,我都叫她“炸弹”,其实非常形象。

里面一阵蜜汁沉默,门开了。

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跟他们打了招呼,然后拿了我的东西就走了。

不知道我的钢琴能不能等到我回来。

——————————更新————

“炸弹”跟我说我的钢琴坏了,她说跟我简单的描述一下过程,我信了,然后她足足讲了一个小时......

她是这样说的:

她,一个花季少女,纯洁的心灵就被污染了。

某天晚上她听见琴房传来断断续续的乐声,好奇的走了过去,因为已经挺晚了,所以难得的走得很轻,门没有关,虚掩着,露出很小一个缝,她眯起眼睛往里看,看见我们的爸爸坐在一起,一个握着另一个的手,一起弹钢琴。

她心想,啧啧,老陆这么浪漫。

月光洒进屋内,勾勒出两人的形状,月光下老陆倾身吻住了他们统帅。

如果要形容的话,就是。

今晚月色很美。

她觉得自己很有文化。

正当她沉浸在花季少女纯洁的美梦中时,事情突然变得不可描述。

两个人的呼吸渐渐粗重起来,之前那个唯美的吻,变得几乎有点粗暴,像在撕咬。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跟我描述这么详细......

很浪漫的老陆接着干出了一些非常黄暴的事情,他说“静恒,我们已经好久没有,可以吗。”是陈述句。

“......”

“果果肯定已经睡了,静恒......。”

“别闹,我明天还要开会”他们统帅喘着粗气并没有什么底气的拒绝。

然后老陆使出了她说的杀手锏,“哥,求你.......”

最后毫无疑问的,我们的另一个父亲妥协了,她说她觉得他们统帅其实从一开始就妥协了,口是心非的男人,呵。

“炸弹”跟我描述这个场景的时候,用的那种撒娇的语气,让我一阵鸡皮疙瘩,很难想象出我爸用这种语气说话。

然后她就看见老陆把他们统帅抵在钢琴上.......,说到这里她居然罕见的害羞了,鬼知道她看见了,听见了些什么。

花季纯洁少女在他们脱衣服前溜了,我对于她故意偷看了很久这种行为表示了强烈的谴责。

第二天她淡定的跟他们打招呼,然后看见湛卢拿着很多修理工具走进琴房。

老陆笑嘻嘻的跟她说“小然的钢琴怎么坏了,质量真差。”

她一口咬下面包片差点咬破嘴唇。

老陆咋这么不要脸。

所以她断言我的钢琴坏了。

为什么嘛……纯洁少女发出来邪恶的笑声,”嘿嘿嘿,你猜。”

我不想猜,我想念我纯洁的钢琴。



—————更新——————



不要问我我是谁生的这种无聊的问题

都新星历时代了



我们的亲情没有破碎谢谢

虽然他们这样对我的钢琴,我还是爱他们



事后我理智的跟“炸弹”说:“要不我们多出去一下吧,给他们点时间过二人世界。”

“炸弹”拍拍我的肩:“不瞒你说,之前我问湛卢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我好奇“什么?”

“湛卢说在我们两个出生以后,他们两个的那啥次数成反比例增长。”

“......”

“我感觉老陆耐力惊人了。”

“.......”

“所以我怀疑你的钢琴就是因为emmmmm.........”

“别说了,我知道。”

“为了你的钢琴的安全,我们还是......”

我找到了正确的保养钢琴的方法,就是我和“炸弹”多不在家,让我的父亲们过二人世界。







——————————
想看钢琴play
qwq

为什么陆林这么早就要孩子啊啊啊啊
来自想看两人世界的怨念






评论(43)

热度(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