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

啥都不会只会沙雕(๑¯◡¯๑)

你的弟弟不可能那么可爱


平行世界的小梗。团子比心实在是太可爱啦
心都要化了【x



关于兔子


小必行看了一部动画片,主角是只兔子,于是喜欢上这种毛绒绒的生物,央求陆信给他买一只,陆信哪里受得了小儿子的撒娇软语,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了。

可是穆勒女士有些洁癖,不太喜欢这种掉毛的生物,父子俩一商量决定放在林静恒的房间里,再安全不过了。小必行是这样说的:“哥哥的房间妈妈是不会进去的,绝对安全。”

五天后父子俩就去学校组织的秋游了,把跟林静恒讲这件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林静恒回家就看见了墙边生物养成仓里的那只兔子,随手扔给了家务机器人,家务机器人分析了一下该生物的特征,果断的送去了厨房。

还在秋游中的小必行终于想起了家里那只倒霉的兔子,让陆信打了个电话给林静恒。

“哥哥,你看见你房间里的兔子了吗,可以帮我给它喂几根青菜吗。”

餐桌前的林静恒看着盘子里的红烧兔肉陷入沉思,往里面扔了几根芹菜。

“喂了。”

........

小必行回家就看见他的小兔子安详的睡在生物养成仓里,但是不太对呀,为什么兔子耳朵变成了黑色的?

“爸爸爸爸,为什么这只兔子耳朵会变色啊。”

“咳咳,这个..........”

“因为兔子长大就会变色,你们老师没教过你吗。”某将军一本正经的回答。




关于社交软件



林静恒用这个软件纯粹是因为工作原因,一百年懒得登陆一次,今天却鬼使神差的打开了,然后看见一个验证信息。

你弟,加我。

他弟?他弟还在家里玩泥巴呢。

林将军百忙之中无聊的回了一句。你哥,滚。

当天就接到了陆信的夺命连环call,小必行非要说哥哥不喜欢他,赌气不肯吃饭。

陆必行穿着一个小熊睡衣,抱着一只毛绒玩具,坐在地板上,脸蛋鼓得像只河豚。

看见林静恒回来了也不像以前一样跑步去,还赌气似的偏过头。

林静恒走到他旁边坐下,看着他鼓得圆圆的脸觉得有点好笑,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小必行腾地站起来,脸红红的,像是气极了。

“不许捏我,你不是让我滚吗,哼我就当没你这个哥哥。”

林静恒哭笑不得,只得伸手给他顺毛,用旁人听不了的温柔语气。“我不知道是你,乖,我们去吃饭好不好。”

小必行突然抱住他,抬起泪水汪汪眼睛。“我还以为哥哥你不喜欢,我以后不调皮了,我听哥哥的话,不要讨厌我好不好。”

林静恒看得心都碎了,把他抱起来,用手小心的试掉了红红的小脸上的泪痕。“哥哥没有不喜欢你,你是我的......”好像这个词对他很艰难一样“宝贝”

小必行破涕而笑,小脑袋晃来晃去,“那你发四”

“发誓还是发四?嗯?”

“那我们拉钩,谁变谁是小狗!”




关于礼物


马上就要到林静恒生日了,小必行为生日礼物烦了难,于是一蹦一跳的跑到穆勒女士面前。

“妈妈,哥哥生日我要送什么呀。”

穆勒女士轻轻的摸了摸小必行柔软的头发,笑着说道,“哥哥喜欢你,不管你送什么东西他都会很开心的,你要自己想。”穆勒女士秉承着教育者的思想鼓励小必行自己想。

而我们的小必行,人小鬼大,就是敢想,早早的表现出了拆迁的天赋,三五下把后院里的机甲模型拆成一堆废铁。每一个熊孩子的背后都有一个熊家长,陆信下班回家看见他的宝贝儿子把他的模型拆了不但不生气,还助纣为虐的买了几桶油漆,然后开始愉快的享受起了亲子时光。

穆勒女士看见父子俩在花园作妖,遍地都是油漆,一个冷冰冰的机甲被涂得花花绿绿,活像一个放大版的儿童玩具,恨不得把这俩人扔进清洁器。

于是几天之后白银十卫就看见自家将军带回来一个颇具童趣的机甲模型,好事者多看了几眼,发现上面歪歪扭扭的写个几个大字。

“哥哥生日快乐

陆必行五岁赠”

评论(19)

热度(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