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

啥都不会只会沙雕(๑¯◡¯๑)

【陆林】浮生六记.2

化成人行的湛卢指挥着机器人将设备放进阁楼:“先生,我想您一定会对这款游戏十分感兴趣,为什么不来体验一下呢。”

“......”林静恒才反应过来这并不是某人口中的情趣设备

“谁允许你买的。你的权限是不是太高了点?”

湛卢作为一个不懂眼色的人工智能,用他波澜不惊的电子音道:“昨天陆校长给我限权的时候,先生您也在。”

“哦?我可没说我答应了。”

“但是您并没有拒绝,从逻辑上来说就是默认,先生你还是那么的喜欢强词夺理。”

“闭嘴”


15:00

林静恒不是个容易犯困的人,但是现在无事可做又时常待在家里,整个人也不由得变得慵懒起来。百无聊赖的在沙发上坐了一会点了一根烟,想到湛卢搬上楼的vr设备 ,掐掉烟,鬼使神差的走上了阁楼。

开启vr设备以后,屏幕出现人物选择界面,人物建模非常精美,且个性化程度非常的高,从脸到皮肤细节都可以调节,但是林将军没有这个耐心,点了随机以后快速进入了游戏。

身处于一块海岸边,潮汐拍打着海岸,耳边传来喧哗的吵闹声,林静恒低头看了一眼穿着黑色夹克的“自己”,试着向前迈了两步,动作十分流畅真实,看得出来这个游戏做工确实特别精良。

远处传来轰鸣声,不久一架飞机停在不远处,林静恒上一次看见这玩意还是在沃托的博物馆里。

进入飞机后,npc给每个人分发了一个降落伞,演示了使用方法,随后开始介绍游戏规则,林静恒随便听了一下,没太在意。“......我们的飞机已经到达目的地,祝大家取得好成绩,再见。”

地图上是一个小岛,分成三个部分,其中医院、学校、机场等均有标记。林静恒看了一眼地图决定降落到靠近中心的p城。

跳伞时风在耳边呼啸,比跃迁的失重反应更强烈,几个人还没来得打开降落伞,活活摔死了。

临近有一个白色的房屋,房屋并非纯白,墙上还有血迹和泥污,在门口有一个生锈的油罐,林静恒迅速的跑进房间寻找装备,在搜寻了五分钟以后只找到了一把枪,枪里还只有一发子弹。

“.......”林静恒对自己的运气从来没有抱过希望,拿起角落里的一个医疗包转身离开。

走到大门时,油罐中突然钻出一个人,随后传来密密麻麻的枪声,林静恒迅速反应过来,随后敏捷的翻身出门,跑向不远处的一棵大树。

躲在大树后面,正准备拿出医疗包拯救仅有血皮的自己 ,突然传来一声枪响,血条空了,一个温柔的女声响起:很遗憾,在本次比赛中您获得了第70名 再接再厉。”

从树上跳下来一个人,穿着几乎和树颜色一摸一样的军绿色衣服,耀武扬威的朝他一笑,然后趴在草丛中溜走了。

“这他妈的什么破游戏”林静恒第一次被人阴了,居然还是在游戏里?

湛卢恼人的声音又传来“先生,游戏体验还好吗 我似乎听见您骂脏话了 ”

“这游戏有人喜欢?”

“这个游戏非常火爆先生,您不喜欢的话,就是您的问题了。”

林静恒走下楼,将电子管家关闭后回到卧室,决定安静的睡会午觉。


18:30

到了晚餐时间才被唤醒起来工作的湛卢感觉自己失去了作为十大名剑的尊严,虽然自己也更喜欢做一个电子管家,“先生,您强行关掉我的行为实在太不文明,您直接断开电源会加快我的老化速度,您难道想看见一个衰老的我吗。”

林静恒嘴角往上扯了一扯“这么多年怎么没见你老过?”随后补充道“老了好扔掉。”

“先生,我现在就快变成一个黄脸婆了,您要抛弃我了吗?”

“........”林静恒不知道湛卢又在哪里捕获到了这种词汇。低头看了一眼个人终端“陆必行还没回来?”

“陆校长说今天有事,要晚点到家,叫您先吃饭”

“等他回来再吃”

“先生您真贴心,像蜜糖一样”

“......把你那些奇怪的数据清理掉”
8:00

有事的陆校长终于回来了,机械手接过外套“先生在等您一起吃饭”
室内的温度让人有些发热,陆必行一边解开衬衫领口的扣子一边往餐桌走去,看见林静恒冷着的一张脸,嬉皮笑脸的看着他说:“统帅,谁欺负你了,我帮你报仇。”
“滚一边去。”
陆必行坐下后慢吞吞的拿起叉子“静恒,你是不是在家里闷着了。”
“没有” 林静恒真不觉得闷,然而觉得比起以前腥风血雨的生活,现在这种平静的生活让人很舒服,虽然有时候确实有点无聊。
“现在河清海晏,实在是没有什么事情,如果你还想弄个黑帮也不是不可以啊,我工资这么低,以后孩子就靠你养了。到时候我再提前退休当个全职奶爸什么的”

“.....”林静恒觉得陆总长的脑洞有黑洞那么大。

“先生并不无聊 ,今天先生还玩了一下午游戏”虽然很想反驳,但是林静恒现在并不太想说话。
“哦?”
“一款叫做绝地求生的游戏陆校长 我认为您和先生都会喜欢的”
“这就是你说的娱乐设备?”
“是的”
陆必行假装惋惜的叹了一口气,“我还以为是......”
林静恒真是受不了这想像唱二人转一样的一人一机,用手背轻轻的敲了一下陆必行的额头“不吃饭了?”

21:00

“林,那游戏好玩吗”
陆必行穿着一件浴袍,头发有些乱半干不干的搭在脸上,长长的沙发偏要凑到林静恒旁边跟他挤在一起。

“说真的?”林静恒挑眉。“很弱智”

“是吗?但是我很想试试”

林静恒感觉这人是故意的,将他往旁边推了一下,“起开,我要去.....”突然感觉手腕被人紧紧的拽着。

回头便看见一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才洗了澡而略带水汽的眼睛,陆必行抓着他的手腕,力气大得让人觉得刚刚那个人畜无害笑容是幻觉。

“吃错药了?”

陆必行突然一把把他拉回来,按在沙发上,叹了一口气,笑着说道:“吸入林静恒素过多,统帅,你有药吗?”

“......”

-------------------------------------------------



然并卵,将军还是被比心拖去玩游戏了,啧啧啧







评论(9)

热度(85)